彩神lx8

EN
03月26日 2021

被冬奥改变的冰雪小城:从“下北京”到回崇礼

发布者:

(来源:新京报  链接:https://baijiahao./s?id=1695261839489105616&wfr=spider&for=pc)

\

△ 被冬奥改变的人生。采写 / 新京报记者郑新洽

初春的崇礼又下了场雪,小城处处银装素裹。赵春新、单冬梅夫妇路过滑雪雕塑,停车在雪地里拍了几张照,发给在外地读书的女儿。崇礼人离不开雪,雪带来了冬奥,带来了新工作,也带来了好生活。

\

△ 赵春新、单冬梅夫妇在雕塑前拍照,准备发给在外读书的女儿。

\

△ 2021年3月12日,河北张家口崇礼,冬奥核心区与太子城高铁站白雪皑皑。

2015年7月,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,让原本只有滑雪爱好者光顾的小城崇礼真正破圈,迅速成为旅游和投资的热土。

“招人烦”的白雪变“白金”

“以前我们都怕雪,一下雪就封路,上不了山,进不了城。”55岁的赵春新作为崇礼区四台嘴乡营岔村村民,从未想到,招人烦的白雪,如今成了主导崇礼经济发展的“白金”。

崇礼区(原崇礼县)地处河北省张家口市,在成为2022年冬奥会滑雪项目举办地前,这座距北京两百多公里的北方小城仍是国家级贫困县。

\

△ 建设中的冬奥村。

就是这样一座贫困县,在专业人士眼里,却是中国发展滑雪产业最理想的地区之一。崇礼冬季平均气温-12℃,降雪早、积雪厚、存雪期长,累计积雪量达1米左右,山地坡度适中。

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第一家民营滑雪场“塞北滑雪场”,到如今坐落在冬奥核心区的“云顶滑雪场”与“太舞滑雪场”,崇礼已拥7家大型滑雪场馆,形成了国内最大的雪场集群。滑雪行业的深耕与发展为崇礼为2022年冬奥会雪上项目比赛地打下了坚实基础。

申奥成功

2015年7月,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。申奥成功当天,赵春新夫妻还在北京打工,他们透过电视和亲友的微信看到崇礼的欢庆盛况。“广场上的人都在扭秧歌,红旗唰地一下就放出来了!”赵春新显得格外自豪。

\

△ 赵春新经过冬奥元素的雕塑。

\

△ 赵春新来到朋友家,这位朋友原本在外做厨师,趁着冬奥临近,回到家乡,准备开一家农家乐。

作为冬奥城市,张家口规划到2025年打造以崇礼为中心、辐射周边地区的滑雪大区,建成滑雪场30个、雪道600条500公里、冰雪特色小镇20个以上,届时每年可满足2000万人次的冰雪运动需求。

\

△ 太子城高铁站外的冬奥标语。

\

△ 河北张家口崇礼冬奥核心区,在建中的奥运村。

从“下北京”到回崇礼

赵春新10多岁就外出打工。在崇礼当地很难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,只能去北京,他在北京干过工地,跑过运输。崇礼人把去北京称为“下北京”。京张高铁开通前,崇礼人“下北京”是个麻烦事儿,每一次去北京,路上都要折腾一整天。

2018年,眼看着崇礼飞速发展,在外面打拼了多年的赵春新带着妻子单冬梅回到家乡,实现了在家门口就业。

如今,赵春新一家六口,有三口人的工作跟冬奥相关:赵春新在冬奥核心区的崇礼太子城小镇工地项目做保安,妻子单冬梅在雪场当保洁,冬歇期一过,赵春新的儿子也将回到冬奥工地运输土方。

\

△ 崇礼太子城小镇项目部,值夜班的赵春新。2018年,他在冬奥项目工地找到了一份保安工作。

\

△ 夜晚,赵春新在办公区进行安全巡查。

\

△ 太舞滑雪场,在雪场工作的单冬梅。

他们的村子也已拆迁,村中不少人用拆迁款在城里买了新房,赵春新一家也不例外。

\

△ 赵春新与单冬梅在新房内商量外出旅游的行程。

\

△ 单冬梅在女儿远程指导下制作的香包。

“如果没有冬奥会,我可能还在外漂泊,现在家门口的活儿还能挑。”赵春新说:“我到2026年退休时,就能拿到养老金了。只要勤快,在崇礼就不愁没活儿干。”

2019年底京张高铁开通,太子城站就在赵春新工作的崇礼太子城小镇门口,老赵最高兴的是女儿从大学回家方便了:“女儿在大连读大学,以前没高铁的时候,回来得折腾一天一夜。现在上午从大连出发,下午四点就到家了,又快又方便。”

\

△ 单冬梅展示女儿滑雪的照片。

每到寒假,赵春新夫妇会带女儿到雪场滑雪。夫妇俩从没滑过雪,看着女儿从滑道上飞驰而下,夫妇俩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被冬奥改变的人生

不少崇礼老乡也是赵春新夫妇的同事,受益于冬奥,崇礼人的工作生活迎来转折。2019年5月5日,崇礼实现脱贫摘帽。据统计,退出贫困县当年,崇礼直接或间接从事冰雪产业和旅游服务人员达3万多人,其中包括过去的贫困人口9000多人。

\

徐威华(右) 57岁,退休工人。趁着冬奥临近,她与丈夫开了个家庭旅馆,做饭、打扫、管理,全部由他们夫妻俩负责。

\

马守江(左) 50岁,之前在北京一家养鸡场打工。如今他与妻子在太舞滑雪场承包了一个美食摊位,收入比打工高了不少。

\

侯亮 25岁,之前是滑雪教练。如今他在城里开了家雪具店,兼做老本行。

\

武永生 45岁,之前在内蒙古做矿工。2020年时,他回到崇礼当起了出租车司机。

\

仝江(左) 59岁,之前在当地务农。如今他与表兄妹一起在崇礼太子城小镇项目工地做工人。

\

高雪青 38岁,之前在当地务农。如今她在冬奥核心区做环卫工人。

\

姚海军 45岁,之前在北京做搬运工。2021年他回到崇礼,在一家雪场酒店从事房间保洁工作。

\

李玉海 62岁,之前是一名矿工。2019年,他在一家滑雪场从事环境保护与消杀工作。

\

刘秀萍(左) 杜翠花(右) 50岁,之前没有工作。如今她俩在一家滑雪场的饭店当服务员。


图片均拍摄于2021年3月11日-16日
-The End-
采写:新京报记者郑新洽
编辑:李凯祥
校对:卢茜

© 2016 彩神lx8 All Rights Reserved.